Apple Samsung 專利大戰缺乏透明度令投資者不滿

2011-12-04 17:04
調整字體︰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PHOTO#
#CAPTION#

 Samsung 和 Apple 的產品存在許多相似之處,成為專利大戰的導火索

Samsung 和 Apple 的產品存在許多相似之處,成為專利大戰的導火索

  導語:國外媒體今天撰文稱,由於美國法官對是否封存法律文件擁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導致 Apple 在美國地區法院對 Samsung 提起的專利訴訟透明度過低,使得外界很難瞭解本案的進展。

  以下為文章全文:

  自由裁量

  科技行業最大的一起法律大戰正在美國硅谷的聯邦法院內進行, Apple 試圖借此阻止 Samsung Galaxy系列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在美國銷售。

  在今年4月提起的這起訴訟中, Apple 指控 Samsung 「全盤」抄襲iPad和iPhone的設計。儘管這一訴訟引發了全球關注,但整個訴訟流程卻一直都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多數法律文件都被封存,使得公眾無法查看。

  提交保密文件幾乎已經成為了知識產權訴訟的標準程式,原因是相關企業認為訴訟過程可能會洩露他們的商業機密和保密信息。但令人意外的是,法官在判斷哪些文件應當封存,哪些無需封存時,擁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

  部分美國法院要求法官對所有的文件封存申請逐一確認,但卻沒有規定截止日期。負責審理「 Apple 訴 Samsung 案」的美國加州北部地區法院就是其中之一。在該案中,部分保密申請已經生效數月,而投資者、學者和科技博客作者都在苦苦搜尋任何一點可用的信息。

  美國地區法院法官露西•科赫(Lucy Koh)對於保密申請幾乎都是「有求必應」。就在本週,她還剛剛批准了6項保密動議。在被推遲數月後, Samsung 最關鍵的案情摘要終於公佈於眾,但內容卻經過了編輯。

  本案事關重大: Samsung 第三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份額為23.8%,較 Apple 高出9個百分點。但如果科赫最終做出對 Apple 有利的判決,禁售 Samsung Galaxy系列產品,就將威脅到 Samsung 在聖誕購物季期間的銷量。最終判決隨時可能做出。

  司法透明

  司法程式的不透明令很多觀察人士頗為苦惱。

  「就整個司法系統而言,我希望提升透明度,以便增強公眾對司法決策流程的信任。」美國丹佛大學斯特姆法學院教授伯納德•趙(Bernard Chao)說,「如果不透明,公眾的信任就會大打折扣。」

  科赫拒絕對「 Apple 訴 Samsung 案」的封存決定發表評論,也拒絕對他的一般準則予以回應。但他隨後還是應媒體要求發佈了一份有關文件封存決定的指導意見。這份發佈在科赫官方網站上的指導意見顯示,當事人在提交文件封存申請時,必須同時提交經過編輯的、可公開發佈的版本。

  科赫和負責審核本案部分動議的美國聯邦助理法官保羅•格里沃(Paul Grewal)加盟美國聯邦法院的時間都不算長,他們此前都在大企業擔任知識產權律師。他們不僅在本案中批准了很多封存動議,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還更進一步。

  在今年10月對禁售令提議舉行的聽証會上,科赫主動詢問 Apple 和 Samsung ,他們是否希望非公開審理。當律師表示,此舉沒有必要,因為他們不會在聽証會上提到機密材料時,科赫回應道:「我猜如果你們真的那麼小心,而不會洩露任何需要封存的信息,那麼我們仍然可以公開審理。」

   Apple 和 Samsung 發言人均未對此置評。

  平衡利益

  法庭審理中所封存的信息一直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美國聯邦法院的政策制定者最近提醒法官,要限制過度保密。除此之外,美國公共市民組織(Public Citizen)以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等利益集團也經常會介入一些封存大量文件的官司。

  投資者之所以希望查看本案的文件,是希望瞭解市場因此受到的影響,而學者則可以借此對新穎的法學理論進行研究,律師同樣能夠通過這類案件瞭解知識產權法的最新進展。

  與科赫相同,很多美國聯邦法官通常都會批准文件封存請求。據知識產權律師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mith)透露,在經常審理專利官司的德克薩斯州東部地區法院,律師甚至無需獲得法官批准,就可以以保密方式提交文件。

  「這家法院儘可能地簡化了程式。」史密斯說,他曾經在該法院代理過多起官司。

  而法官則表示,這是為了平衡各方利益。美國地區法官、聯邦司法中心主任傑里米•福格爾(Jeremy Fogel)說:「關鍵在於你如何看待透明度和保護當事人利益之間的關係。司法透明聽起來很高尚,但當事人利益同樣很重要。」

  自相矛盾

  本週公佈的經過編輯的 Samsung 案情摘要証明,在哪些文件應當被封存以及為何被封存這一問題上,存在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

  據 Samsung 透露,科赫此前之所以封存了一份文件,原因是其中包含了「未公佈的產品發佈日期,以及 Samsung 員工總數和參與產品設計和營銷的員工人數的相關信息。」

   Samsung 表示,由於文件中涉及了其他被封存的動議,因此也可以証明該文件被封存的正當性,而 Apple 也沒有反對。

  但在本週公佈的 Samsung 案情摘要中,即使是經過編輯的版本,依舊披露了 Samsung 的員工總數(有超過8500人參與電信研發項目),而且還披露了研發費用(2005年至2010年的電子產品投入超過350億美元)。

  丹佛大學教授伯納德•趙表示,只要當事人不反對,法官通常都會同意封存請求,而不會進行過度調查。「我認為他們有時做得太過。」他說。

  美國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教授理查德•馬庫斯(Richard Marcus)認為,像科赫那樣的非公開審理建議表明法院過度考慮了當事人的利益,而且可能會有損外界對法院的信任。「非公開審理非常罕見,通常需要有特殊情況才能這樣做。」他說。

  相反案例

  事實上,美國地區法官威廉•阿蘇普(William Alsup)在審理甲骨文訴 Google Android操作系統侵犯Java專利一案時,採取了相反的策略。

  自本案2010年8月提交以來,阿蘇普拒絕了接近10項保密申請,並多次給出嚴厲警告。

  阿蘇普甚至解封了一封由 Google 工程師起草的電子郵件。該郵件聲稱 Google 需要就Java授權展開談判。該郵件稱, Google 調查了除Java以外的其他選擇,並認為「它們都很爛」。阿蘇普甚至在7月的聽証會上大聲朗讀了這封郵件。

  「美國地區法院是一個公開機構,法律程式必須對外公開。」阿蘇普在10月的裁決中寫道。

  阿蘇普拒絕對此置評,甲骨文和 Google 發言人也均未發表評論。

  專門為對衝基金投資者追蹤科技行業官司的紐約律師大衛•桑塞(David Sunshine)認為,像阿蘇普這樣反對公司封存文件的法官使他的工作更容易展開。「我喜歡這些傢伙。」他說。(書聿)



(內容由新浪北京提供。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Apple Samsung 專利大戰缺乏透明度令投資者不滿
Apple Samsung 專利大戰缺乏透明度令投資者不滿
#PAGELIST3#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新浪推介